红狐现身大兴安岭引热议专家人养后放生可能性较大

红狐现身大兴安岭引热议

专家表示红狐为“人工养殖后放生”可能性较大

何喜燕说,她和丈夫王志勇都是森林管护员,自从大兴安岭全面停伐后,他们每年都能看见野生狐狸,但大都是黄色或是黄黑相间的,像这样火红色的狐狸还是第一次见。在拍到狐狸后,何喜燕将视频发给了当地的林业专家,专家告诉他,是红狐。

刘玉堂表示,这只狐狸虽然看上去很美丽,“行动从容”,但它在自然界生存下去其实并不容易。如果是野生的话,它的毛色会带来很大的麻烦,“因为太显眼了”。如果这只狐狸是人工养殖后偷跑或者被人为放生的话,那么它就更难以生存了,“觅食对它就是一种挑战”。

据何喜燕介绍,12月12日那天,她和丈夫王志勇开车带着孩子去漠河市,在途经G331国道3940公里处时,她的丈夫停车去上厕所,在抬头时发现前方七八米远的陡坡上有一团颜色特别红,特别奇怪的东西,“他赶紧把手机给掏出来了,把相机焦距拉近了一看,是狐狸。那只狐狸得有六七十厘米长,应该是成年狐狸,浑身火红火红的,当时刚好下着雪,看上去就像一团火一样。它看到我们一点也没有害怕,和我们对视了好几秒,才慢慢地向林子里走去。”

据悉,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目前已经初步形成“先网后台、台网并重、移动优先”的格局。今年以来原创视音频节目屡屡在海内外新媒体舆论场“爆款”。与此同时,新媒体、版权等领域的营收正在成为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新的经济增长极,发展势头迅猛。

近日,一段“颜色鲜红的狐狸在雪地里穿行”的视频在网上走红,引发网友的关注。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拍摄到这段视频的是黑龙江省大兴安岭阿木尔林业局森林管护员何喜燕的丈夫王志勇。

东北林业大学野生与自然保护地学院教授刘玉堂认为,这只狐狸有可能不是野生的,“根据近几年的检测,其实在大兴安岭林区野生的赤狐数量是比较少的,但周围养殖狐狸的却很多。从视频和照片上看,这只狐狸颜色这么红,更像是养殖的。如果是野生的,要发生基因变异的话其族群应该是非常庞大了,但是近些年的大兴安岭林区并没有这么大规模的狐狸族群存在。”

当两名森林管护员遇到赤狐一事在网上引起热议后,有网友感叹,“原来动画片里没骗人,真的有这么红的狐狸。”

“觅食对它是一种挑战”

毛色看上去像“一团火”

上海交通大学党委书记姜斯宪在致辞时表示,上海交大将积极参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超高清视音频制播呈现国家重点实验室建设。依托学校在超高清、5G、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研究方面的优势,为总台加快推动媒体融合转型发展发挥更大的作用。他表示,上海交大的优秀学子将有望成为推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和中国电视业科技转型的一支生力军。(完)

对此,中科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张健旭表示,如果这只狐狸不是人工养殖放生的,从它的毛色上看“可能是发生了基因变异”。

近日,黑龙江省大兴安岭阿木尔林业局森林管护员何喜燕和丈夫王志勇途经G331国道时偶遇红狐一事引发关注。昨天,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大兴安岭阿木尔林业局了解到,这是他们首次在大兴安岭地区发现毛色如此鲜红的赤狐。

12月16日,大兴安岭阿木尔林业局的相关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在大兴安岭林区确实有狐狸出现,林业员也多次遇到,但毛色一般都是土黄、灰黑色的,像这种毛色火红的他们也是第一次看到。

赤狐在中国西藏分布较广泛,20世纪70年代其数量较多。赤狐为西藏自治区二级重点保护动物。

有关专家分析,这只赤狐是人工养殖后放生的可能性较大,当然也不排除是野生的可能。如果是野生的,那么毛色如此鲜艳,很可能是发生了基因突变。

文/本报记者 王天琪 统筹/蒋朔

据资料显示,红狐又名赤狐,是体型最大、最常见的狐狸。赤狐的栖息环境非常多样,如森林、草原、荒漠、高山、丘陵、平原及村庄附近,甚至于城郊,皆可栖息。